讲音乐、讲动画、讲文学,就是不讲我爱你

「卒業季」十代人的尾崎丰

80年代中后期,尾崎丰作为“十代”人的精神领袖一跃成为日本歌坛巨星。

1992年4月25日,尾崎丰去世,享年26岁。

2003年,在HMV进行的“日本史上100位伟大音乐家”评鉴中,名列第23。

————————————————————————————————

就算是毕业了

又能明白什么呢

今后

又会有什么來将我束缚呢

究竟

还要毕业多少次

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啊

——尾崎丰「卒業」



两天一直都在听尾崎丰的歌曲,也看了不少百科。他短暂的一生就这么被我走马观花地过了一遍,可他巨大的人生,着实让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消化不能。

第一次听他的歌时,就被告知这位歌手是个故人,并且问题多多、英年早逝。不知是出于这番话的暗示,还是自己本能的直觉,觉得尾崎丰一定不会长寿,因为觉得他是消耗着生命在歌唱,他所倾注的感情太多了,满溢得超出了一颗心所能承受的全部负荷。

而不少关于尾崎丰死因的报道也提到了他的死亡倾向,他曾不止一次向妻子表示:“我们一起死吧。”

总觉得,他所追求的是一些超世的东西。然而梦想家是无法好好生存的,从这种意义上说,尾崎丰给我的感觉和Kurt Cobain特别像,都是那种说到“自由”和“爱”会双眼放光的人类,是那种哪怕染了毒、染了再多尘世污浊都脏不了眼中清澈的人,并不是说他们刻意地去保留赤子之心,而是这世上没有与他们相同的人或物质,所以他们无法被侵蚀,也无法被取代。

关于尾崎丰的死因至今还存有大量疑问,但我始终觉得他的死亡与自身的死亡倾向密切相关。他一点都不爱惜自己,一味地宣泄、挥洒,为严肃抑郁的十代人点了灯、添了色彩,却没能为他自己指引前路。据尾崎丰好友说辞,尾崎的生活方式极不健康:威士忌当水喝、几乎不睡眠,身上长期弥漫着酒气。他肆无忌惮地消耗自己的身体,或许对他来说,醉意、困意、疼痛…这些不适的感官,才是自己“活着”的证据吧。

尾崎丰在死亡前曾出现蛛网膜下腔出血,并导致呕吐,可是却因为混着大量酒精被当成了醉吐。他的消化系统中也发现了超出致死量的兴奋剂。他是神级的音乐家,却不是一个负责的丈夫或父亲。除了痛心想不出别的形容词。

后来看了尾崎裕哉演唱的I LOVE YOU以及一些谈话记录,他与父亲有着极为相似的声线和发音方式,气质容颜都像极了他父亲,虽然裕哉并不具备尾崎丰那样极致的灵气和才华,但他站在那唱歌时,我依旧看到了一个伟大生命的延续,依旧禁不住湿了眼眶。即便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尾崎丰在其儿子身上留下的爱的烙印也不会泯灭。

裕哉看起来十分开朗,活脱脱一位爽朗帅气的少年,但这个世界不会出现第二个尾崎丰,即便他是他曾与这尘世相爱的证据。无论如何,裕哉应健康地、好好地活下去,去欣赏、观摩他父亲不曾看过的光景,哪怕这世间其实并不像他父亲所期望的那样,哪怕还有很多艰险丑恶……可这就是人生啊。

有时候,一个人的才华大概也是他无法挣脱的十字架。若尾崎丰不是这样一个问题少年,或许就不会有如此动人的歌曲传世,或许就不会有人像我这样,在这么多年之后向他献上迟到的鲜花,在感动与难受的心情中、在潮湿的雨夜、在他穿越时空的音乐里,收拾着五味陈杂的思绪。


—————————————————————————————————


在你们的心突然感到寂寞的时候,

请想起曾有一个像我这样的人唱过这样的歌。

所以,我会在你们感到寂寞的时候,

去到你们身边,给你们一吻。


——尾崎丰

 ————————————————————————————————— 

卒业 - 尾崎丰

校舎の影 芝生の上 すいこまれる空

校舍的影子 草坪上 似乎要被吸进去的天空


幻とリアルな気持ち 感じていた

虚幻和现实的心情飘忽不定


チャイムが鸣り 教室のいつもの席に座り

钟声响起 坐在一如往常的座位


何に従い 従うべきか考えていた

考虑着要屈从于什么 是否应该屈从呢


ざわめく心 今 俺にあるものは

喧闹的心 如今想着对我来说没有意义的东西


意味なく思えて とまどっていた

不知所措


放课后 街ふらつき 俺达は风の中

放学后 在风中 在街上 我们到处溜达


孤独 瞳にうかべ 寂しく歩いた

眼里浮动着孤独 寂寞地走着


笑い声とため息の饱和した店で

在充斥着笑声和叹气声的店里


ピンボールのハイスコアー 竞いあった

用玻璃球一较高下


退屈な心 刺激さえあれば

百无聊赖的心 只想寻找些刺激


何でも大げさにしゃべり続けた

把什么都说得很夸张


行仪よくまじめなんて 出来やしなかった

有礼貌、要认真什么的 是绝对做不来的呢


夜の校舎 窓ガラス壊してまわった

晚上的学校里 我们把玻璃窗都打碎


逆らい続け あがき続けた 早く自由になりたかった

不断抵抗 不断挣扎 只想早点自由啊


信じられぬ大人との争いの中で

在和不信任的大人的抗争中


许しあい いったい何 解りあえただろう

相互原谅  到底领悟到了什么


うんざりしながら それでも过ごした

即使厌倦了  还是要继续这么活着


ひとつだけ 解っていたこと

了解的只有一点


この支配からの 卒业

就要从这种支配中  毕业了


谁かの喧哗の话に みんな热くなり

被哪个谁的话语激怒


自分がどれだけ强いか 知りたかった

想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


力だけが必要だと 顽なに信じて

顽固地相信  只有力量是必要的


従うとは负けることと言いきかした

劝别人说顺从就是认输了呀


友だちにさえ 强がって见せた

即使在评优面前也在逞强


时には谁かを伤つけても

就算有时伤害到了谁


やがて谁も恋に落ちて 爱の言叶と

终于爱上了谁  被爱的话语和理想的爱


理想の爱 それだけに心夺われた

夺走了心


生きる为に 计算高くなれと言うが

为了活下去  变得精打细算


人を爱すまっすぐさを强く信じた

但陷入爱情  还是会相信坦率


大切なのは何 爱することと

迷惑着  哪个更重要呢


生きる为にすることの区别迷った

爱?生存?他们又有何区别呢


行仪よくまじめなんて クソくらえと思った

逆らい続け あがき続けた 早く自由になりたかった

信じられぬ大人との争いの中で

许しあい いったい何 解りあえただろう

うんざりしながら それでも过ごした

ひとつだけ 解っていたこと

この支配からの 卒业


卒业して いったい何解ると言うのか

毕业了  到底明白了什么


想い出のほかに 何が残るというのか

除了回忆  还留下了什么


人は谁も缚られた かよわき子羊ならば

如果是柔弱的小羊的话  谁都是被束缚的啊


先生あなたは かよわき大人の代弁者なのか

老师 你是软弱大人的代言人吗


俺达の怒り どこへ向うべきなのか

我们的怒火  又该向哪里发泄呢


これからは 何が俺を缚りつけるだろう

从此以后 还有什么会来将我束缚呢


あと何度自分自身 卒业すれば

以后 我还要毕业多少次


本当の自分に たどりつけるだろう

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啊


仕组まれた自由に 谁も気づかずに

谁都没有发觉到  那是被策划好的自由啊


あがいた日々も 终る

挣扎的日子  也结束了


この支配からの 卒业

从这个支配当中  毕业了


闘いからの 卒业

从抗争中  毕业了


—The End—


评论
热度 ( 8 )

© 第二个诗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