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音乐、讲动画、讲文学,就是不讲我爱你

20170304关于青春和少女时代

我是在电影院看《我的少女时代》的,但已经忘了是和谁看的了,也忘了当时最后有没有哭,只记得前面很搞笑,浓浓的台湾腔偶尔出戏。 

今天自己把这电影又看了一遍,初衷是什么也不记得了,似乎是为了看男主那酷似樱木花道的造型吧?

写到这我想起来电影院那次是和谁了,我说这男主也太特么像樱木花道了吧,娇娇说是。


嘛总之,今天看这电影竟然哭得挺惨的。

明明昨天跟同事吃饭的时候才说过,LA LA LAND根本就没哭点,我看电影很少哭惨的,除了看《红磨坊》,导致我不敢看第二遍。

而打脸总是来得很快。


虽然不知道哭什么,可能是哭自己平平无奇仿佛被狗吃掉的青春吧,亦或是哭上天为什么没有赐我一个徐太宇,我也很矮很笨很善良啊。活了这么久,都没有为大帅哥痛彻过心扉,还没来得及像少女漫画那样和心爱的人和朋友三五成群地在假期里去海边,少女时代就过去了。


想来那美好的时期真的很短呀,也就五六年而已。身处彼时时,总是幻想着下一年、下一年,或许会来一个颠覆现状的转学生,可期末考一次又一次,模拟考一次又一次,直到毕业,那个人都没有出现。

之后的人生里,也再不会有机会体验“单纯美好又酸涩”的初恋了。因为初恋二恋三恋几几几恋都过了,他们都不是樱井君或风早君或徐太宇或原平老师……现实中普通人的爱情通常都是没有观众的。喜怒哀乐单单是两人,甚至仅仅是一人的事。


想起不久前,同事在豆瓣翻出了我高中时期画的小漫画,是一组以舍友为原型编编改改的涂鸦之作。时隔多年我自己去看曾经的画作,其中不乏幻想婚后生活的桥段,一瞬间感到好笑又心酸,我们都和当时的男友分手了,但当时那颗想要和他共度终生的扑通扑通的小心脏,确实是真诚而鲜活的呀。(而现在对他们平静如水乃至冷漠的心却也是真的)


解锁了人人,看了好几个朋友的主页。我们这代人的青春其实也互联网化了吧。他们也弃置这平台多年了,头像却还是和彼时伴侣的合影,动态和评论里还满是当年年轻俏皮的爱情。人生越久回忆越多,没办法再对任何一个人一键清空式地删除了,他们穿插在青春的记忆里,清空他们如同清空自己的青春。


很久没有这么感慨过了,工作之后连假期都是奢求。

但真的去翻那些存储了旧物的盒子,还是会为一些可爱的回忆莞尔,我的青春其实并没有被狗吃掉,只不过不那么戏剧化罢了。


前段时间重温哈利波特,卢平教授说要使出“呼神护卫”,就必须想着最强烈的快乐的事情。

如果是我,我会想哪些事呢?

我觉得可能是我17岁生日的晚上,动漫社社员合伙把我骗到操场,然后端出一个大蛋糕对我说“社长你永远16岁”的那件事吧。

那件事里,让我最快乐的是,一个女朋友提议说:我们给社长一个特别的礼物吧,女生亲她一下,男生抱她一下!

此话一出我错愕又欣喜地看向我当时喜欢的那个男生,发现他也看着我。

现在我想起这件事,还是觉得很开心。

我为有过这样的经历开心,大概我的青春可以交卷了吧。


珍视的其实不是那个人,而是那段日子。

评论
热度 ( 2 )

© 第二个诗人 | Powered by LOFTER